曾与刘欣跨洋辩论的美国女主播 因疫情言论被解约


湖北省的民众前一段时间因为封省而做出了牺牲,现在他们当中的部分人急于离省参与复工等,各地都应理解,尽量提供协助。同时也要看到,抗疫并未完全结束,外省的公众心理并未彻底放松下来,而且还有一些工作层面的细节没有理清,这与人们在支持湖北的问题上“心口不一”没有关系。所以老胡特别主张理解万岁,沟通第一,互谅是金。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老胡认为,这是湖北解封之初该省人员离境进入全国其他地方时,一些相关安排尚未理顺所造成的紊乱。九江市和黄梅县仅一江之隔,但分属江西和湖北省,双方的沟通协调比在一省之内会多一些困难。双方理应提前商讨相关事宜,避免让问题在现场突现并且发酵。出了摩擦,双方都应致力于给事情降温,同时加快沟通协商速度,促问题妥善解决。

3月20日上午8时,黄某玲从珠海拱北口岸出境澳门购物,当日20时又从珠海拱北口岸入境。当晚,黄某玲户籍所在地泉州鲤城区红梅社区的工作人员在例行工作中,电话告知黄某玲,如有出境后返回泉州要主动向居住地社区报备。3月24日晚,黄某玲自驾车抵达泉州丰泽区铭湖社区的家中,并未主动向当地社区报备。3月26日上午,该社区工作人员得知黄某玲返泉,通知其到指定酒店进行集中医学观察,她表示不愿接受。之后,该社区工作人员和民警再次劝导黄某玲进行集中医学观察,但她仍然拒不配合,并于3月26日下午私自驾车离开泉州前往广东中山。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

一些媒体报道说,事情的起因是湖北省黄梅县的一些人要去九江火车站乘车,九江市执法人员以那些人手续不符为由,不予放行进入九江市界。

2004年11月15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毒鼠强”中毒,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2019年10月24日,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

记者从泉州市疫情应急指挥部了解到,近期,一名福建泉州鲤城籍女子黄某玲因未主动报备境外入泉(泉州)行程轨迹、拒不接受集中医学观察,违反境外入泉人员健康管理规定,泉州丰泽警方将对其进行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