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股市暴跌 触发本月第三次熔断
来源:纽约股市暴跌 触发本月第三次熔断发稿时间:2020-04-05 21:06:33


“世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虽然中国做得非常好,但如果其他国家,尤其像印度这样的近邻大国,一旦出现暴发的话,非常麻烦,也会给我国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徐蒙表示,有很多人认为,印度属于热带国家,不利于病毒的流行,但目前对印度疫情下此结论还尚早。伴随着国际疫情的严峻形势,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制愈加紧迫。在全球范围内,一场新冠疫苗研发的国际竞赛早已激烈展开。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全球共有51个候选疫苗在研发,其中有两家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澎湃新闻从这份研究中了解到,新型冠状病毒由四个结构蛋白组成,分别为包膜蛋白、膜蛋白、核衣壳蛋白和刺突蛋白,其中刺突蛋白(Spike)也叫S蛋白,暴露在病毒的最外层,可与人体细胞的受体蛋白结合,介导病毒感染细胞。

对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团队而言,I期安全性试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将走向何方?是否会像当年SARS疫苗研发一样因病毒忽然消失而告终?

截至4月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376例(其中重症病例29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6964例,累计死亡病例3329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1669例,现有疑似病例107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13110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7436人。

4月4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0例,其中25例为境外输入病例,5例为本土病例(广东5例);新增死亡病例3例(湖北3例);新增疑似病例11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

不过,智飞龙科马和微生物研究所也深知疫苗研发的诸多不确定性。智飞生物2月3日在深交所网站披露的框架协议内容明确写道:“疫苗研发临床试验周期长,易受到技术、新药申报与审批、行业政策等多方面不可预测因素的影响,最终能否成功获批上市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

就在同一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宣布已对mRNA-1273的I期临床试验的首位参与志愿者完成疫苗接种。此时,距离这款疫苗选择序列仅过去63天。

此后,如果人体被新冠病毒感染,有记忆的免疫系统会立即识别出来,产生能与这个病毒抗原蛋白结合的抗体,阻挡S蛋白与受体ACE2的结合,病毒也就不再能入侵人体细胞了。

自1月26日抵达武汉以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领衔的科研团队持续开展疫苗研制应急科研攻关,并于3月16日晚间获批正式进入临床试验。

另一位参与过非典疫苗研发的免疫学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一旦病毒自然消失后,不再对人群有危险,国家很难将其列入计划疫苗。对于企业而言,没有发病人群,意味着接种需求小回报率低,为此投注成本的可能性也随之降低。